<optgroup id="audex"><del id="audex"></del></optgroup>
    <thead id="audex"></thead>

    <i id="audex"><option id="audex"><listing id="audex"></listing></option></i>
    <i id="audex"></i>

    <thead id="audex"><mark id="audex"></mark></thead>

          <font id="audex"></font>

              古人的春天餐桌

              來源:麗江日報 日期:2019-04-15 17:43:00 【字體: 視力保護色:

                古人云,不時不食,什么季節時令吃什么都有一定之規,人的休養生息也應遵循自然界法則。在這萬物復蘇的大好時節,不妨跟隨古人來趟美食之旅,去他們的春天餐桌一探究竟。

                《黃帝內經》云:“春三月,此謂發陳。天地俱生,萬物以榮。”孕育了一整個冬天的各種食材在春天破土而出,開始展露美味的生機,古老民俗“咬春”也應運而生。
                清代還有專門的《咬春詩》:“暖律潛催臘底春,登筵生菜記芳辰;靈根屬土含冰脆,細縷堆盤切玉勻。佐酒暗香生匕梜,加餐清響動牙唇;帝城節物鄉園味,取次關心白發新。”應季新鮮的蘿卜、豆芽、綠葉菜一齊上桌,或清炒或涼拌,咬上一口,脆嫩爽滑立即涌上齒間舌根,嘎吱吱的咀嚼聲如同美妙的小調。
                小野菜有著大魅力,這股春天的味道同樣也令大文豪們欲罷不能。魏晉有張季鷹思故鄉莼菜之美而辭官歸家;唐代杜甫也曾形容韭菜“盤出高門行白玉,菜傳纖手送青絲”;宋朝有蘇東坡更是贊薺菜道“君若知其味,則陸八珍皆可鄙厭也”。
                除了鮮嫩野菜,春季鮮花也是盤中不可少的美食。據《隋唐佳話錄》記載,武則天每年農歷的二月十五游園賞花,令宮女采集百花,和糯米一起搗碎蒸熟,名叫“百花糕”,賞賜給文武百官品嘗。
                古人還喜歡做花粥花菜。宋代林洪在《山家清供》中記載:“將梅花瓣洗凈,用雪水煮;待白粥熟時同煮。”明代王象晉在《群芳譜》中寫道:“玉蘭花饌。花瓣洗凈,拖面,麻油煎食最美。”總之什么鮮花宴、鮮花餅、鮮花醋、鮮花釀,萬花皆可成菜,一盤盤鮮花佳肴總能令人心曠神怡,仿佛置身花海之中。
                說了這么多花花草草,未免有點太素了,接下來看看河鮮。古人有“魚之味,乃百味之味,吃了魚,百味無味”之說。范仲淹就有名句夸鱸魚:“江上往來人,但愛鱸魚美。”魚兒經過一個冬天的潛伏,紛紛外出活動覓食,此時肉質異常肥嫩,營養價值很高,正是大快朵頤的最佳時機。
                魚米之鄉的老饕陸游也有首《買魚》詩:
                兩京春薺論斤賣,
                江上鱸魚不直錢。
                斫膾搗齏香滿屋,
                雨窗喚起醉中眠。
                鮮美的鱸魚配上搗好的蘸料,香氣四溢,連喝醉的詩人,也聞香而起,要來嘗嘗這新春的鱸魚美味了。
                最后再介紹一道春季限定甜品——青團。這是江南的傳統特色小吃,將新鮮的艾草采摘回洗干凈,開水燙熟打成草汁,糯米粉與面粉混合加艾草汁揉成面團,揪做丸子大小的劑子,包入豆沙餡、咸蛋黃、黑芝麻等餡搓圓,大火蒸十分鐘即可吃,不甜不膩,糯糯的口感中還帶有清淡卻悠長的青草香氣。
                清代美食評論家袁枚曾在《隨園食單》中這樣形容青團:“搗青草為汁,和粉作粉團,色如碧玉。”又Q又糯,想想真是個集可愛美味于一身的“小精靈”。
                一年之計在于春,讓美好的春天從一道道春季美食中開始吧。
                (來源:《人民政協報》)
                作者:肖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