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udex"><del id="audex"></del></optgroup>
    <thead id="audex"></thead>

    <i id="audex"><option id="audex"><listing id="audex"></listing></option></i>
    <i id="audex"></i>

    <thead id="audex"><mark id="audex"></mark></thead>

          <font id="audex"></font>

              風 味

              來源:麗江日報 日期:2019-06-03 21:17:00 【字體: 視力保護色:

                當味蕾與咸香的火腿碰撞時,尋用言語無法表達的美味,足以讓你唇齒留香。

                熱愛美食的納西族,在冬天剛剛到來之時,便早已準備好了腌制這風味的主角——上等的后腿肉。我的奶奶是腌制火腿的高手,今年,我就偷學到了一點兒皮毛。太陽還沒升上來的時候,奶奶已經在忙活了。奶奶首先將按比例調好的鹽均勻地抹在火腿上。我看著奶奶抹鹽的手法,像在為這塊肉按摩似的,不禁笑出了聲。奶奶頭也不抬地說:“這么高興呀?自己試一試。”我跨著大步進了廚房,心想,這有什么難的,不就是把鹽抹在肉上嗎?可事實證明,我錯了。我一上陣,鹽粒就像調皮的小孩一樣,東奔西跑的,不一會兒,覆在火腿上的鹽就都被我抖了下來。奶奶站在旁邊,不知道該哭還是該笑。這回,我恭恭敬敬地站在奶奶旁邊“偷學”奶奶的絕學。沒有了我的“幫忙”后,這一切都十分順利。奶奶將穿了一層薄紗的火腿吊在一個陰涼、通風的地方,拍了拍手上的鹽,說:“接下來的一切,就交給時間吧。”
                到了12月,蘊藏了2個月的美味終于呈現在我眼前。奶奶小心地切了一片薄薄的火腿給我。透過光,紅色的肉片中透出一些白色的肌理。表姐可沒這么多的閑情逸致,她直接把我的那份也搶去,三下五除二地吃完了。等我回過神來,碗里空空如也,來參加殺豬客的親戚們個個捧腹大笑。
                火腿的味道,不僅是咸,也不僅是香,更多的是納西人民的熱情好客,是親情。
                火腿腌制好以后,它其實已經霉了,外皮是灰黑色的,但切開后,里面是透紅的,香氣逼人。風味人間,人間風味。此時此刻,僅僅如此。人和火腿一樣,不能只看外表,難說外表丑陋的人,其實也會有著一顆天使的心。
                作者:朱一丹(福慧學校初164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