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udex"><del id="audex"></del></optgroup>
    <thead id="audex"></thead>

    <i id="audex"><option id="audex"><listing id="audex"></listing></option></i>
    <i id="audex"></i>

    <thead id="audex"><mark id="audex"></mark></thead>

          <font id="audex"></font>

              我愛你,但不能跟你走(組詩)

              來源:麗江日報 日期:2019-08-27 16:24:00 【字體: 視力保護色:

              瀘沽湖

              好的愛情,沒什么道理可講
              就是一個天真的人
              遇見另一個天真的人。
              春天尚未到來,尼賽村還有著大片
              裸露的土地
              我們站在幾頭灰蒙蒙的豬中間
              看它們埋頭拱土
              為什么要拱土?
              當我們也撅著屁股湊近這些泥土
              嫩芽的氣味甜甜地撲過來——
              好的愛情都是這樣
              兩人中至少有一個被什么沖昏了頭。
              心如刀絞
              我不擅長擠在人群中
              向心愛的人告別。
              ——當我們應該擁抱時
              卻像其他人一樣
              只握了握手。
              我不擅長,在最悲傷時
              當著別人的面放聲痛哭
              我只能對天空感到
              深深抱歉
              當它真的一點點塌了下來。
              廊橋遺夢
              電影和小說的浪漫在于
              我們只是旁觀者。
              七月在麗江,算不上最好的時候
              雨水不可能隔著玻璃打濕衣裳
              但能打濕一兩張臉。
              我是一個鐵石心腸的女人
              沒有一雙舍得流淚的眼睛。
              我不是弗朗西斯卡
              但你是我的羅伯特
              羅伯特。你不知道現在就是
              最好的麗江。多情的人在這里
              無情的人也在這里。
              ——我愛你,但我不能跟你走。
              致陌生人
              四月的最后一個深夜
              我們從里格半島,沿著山路走回
              尼賽村
              山腳下是黑暗的湖水
              湖水中有更黑的島嶼。
              島嶼上有什么呢?也許有另一個你
              正牽著另一個我在趕路
              多少讓人恐懼
              我們相依為命般走在黑暗中
              多少讓人可惜
              這黑暗如此短暫,后來
              再也沒有一個人
              像你這樣純潔真誠地保護著我。
              最后一首情詩
              理智讓人安全,也讓人
              不再可愛
              人至中年仿佛情感的絕境。
              ——就算想你想得要死
              我也不能再說出口。
              人至中年,講道德和責任
              變得容易,但從容表達愛情
              多么困難和荒唐!
              這時說不說愛,不再重要
              但分寸很重要。人至中年
              最怕掏心窩時突然紅了雙眼
              (年度大獎作品)
              康 雪,1990年冬日生,湖南新化人,現居益陽。曾出版詩集《回到一朵蘋果花上》。
              作者:康 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