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ptgroup id="audex"><del id="audex"></del></optgroup>
    <thead id="audex"></thead>

    <i id="audex"><option id="audex"><listing id="audex"></listing></option></i>
    <i id="audex"></i>

    <thead id="audex"><mark id="audex"></mark></thead>

          <font id="audex"></font>

              寧蒗彝族自治縣交警執法違法行為

              來源:麗江日報 日期:2018-11-16 10:46:00 【字體: 視力保護色:

                訴求內容:2018年10月5日下午3點21左右寧蒗彝族自治縣交警編號094654給我們打電話說我們車造成道路交通擁堵 讓我們上來挪車 我們給交警說我們還在里格半島 馬上就上來。交警說你十分鐘之內不上來 就馬上叫拖車拖走 于是我們用最快的速度往里格觀景臺上走 走到觀景臺的拐角處 看到四五個交警站到我們車的周圍 這個時候我看到左側的交警在踢我們左側的車門。等我快走進的時候 右側的交警在放我們右側前方輪胎的氣 并且把氣門芯一起扔掉 交警放完氣后給我說的第一句話居然是 幸好你來得快 要不然你四個輪胎的氣都會被放完 我準備叫拖車把你的車拖走 你們自己打車回去 然后他開始問我身份證號,于是有了身份證號就開始打了長長的四張單子 共計8分 扣300元 我們于9月29日在12123交通網上申請了免檢標志 并于9月30號收到免檢標志 你為什么還要扣3分 罰200。換好備胎后我們繼續慢慢前行 準備來回瀘沽湖鎮找修車廠 可是開了還沒有10分鐘 汽車設備檢查到右后輪胎的胎壓只有100 我們心想 后輪胎的氣也被放了 可是交警給我們說他只放了一個輪胎的氣 我們只好打著雙閃 一路以很慢很慢的速度開到瀘沽湖鎮上修車。到了修車廠洗車的時候才發現車們也被踢壞了。晚上9點過才修好車返回客棧休息 于是第二天我們開始打交警的電話 希望他們給我們說法 他們一級推一級 沒有一個人站出來賠禮道歉 警察中隊推到大隊 大隊推到縣公安局 至今公安局的毛政委也沒有給我們明確的回復。

                辦理部門:寧蒗縣公安局交通警察大隊

                登記時間:2018-10-17

                回復時間:2018-11-15

                答復意見: 張碧嘉同志:您好!來信收悉,現將有關情況回復如下:

                國慶假期,進入瀘沽湖車流人流急劇增加。旅游人數達83923人,車輛16318輛,而瀘沽湖景區僅有一條環湖公路,彎多路窄,極易造成交通擁堵。2018年10月05日15時19分許,川A57WN8號小型轎車駕駛員在瀘沽湖景區里格觀景臺路段違法亂停(該路段為雙向兩車道、禁止停車),將其行駛方向一邊的車道完全堵住(旁邊有段土路卻不靠邊停車),駕駛員一行隨意將車輛亂停后到瀘沽湖里格村玩耍,嚴重影響公共交通秩序。

                15時25分許,在附近執勤的執勤民警袁光寧(警號:094654)、協警張子元、協警苦汝次爾3人發現情況后打電話聯系車主挪車,車主未接聽電話,造成該條環湖公路長時間、長距離交通擁堵。執勤民警一直在現場進行交通疏導,過去30多分鐘后,堵車越來越嚴重,為保障景區道路暢通,執勤人員打電話聯系拖車駕駛員前來拖車,同時在未損壞車輛的情況下將右前輪氣芯放氣,等候拖車的到來。

                16時11分許,駕駛員藩寅冬到達違法現場,經查川A57WN8未按規定期限進行安全技術檢驗、未放置檢驗合格標志、未放置保險標志,執勤民警依法對駕駛員的相關交通違法行為進行了現場處罰。因駕駛員已到現場,執勤人員通知拖車駕駛員回去,并告知違停車輛駕駛員一行換上備胎后到附近修理廠處理車輪氣壓。執勤執法過程有全程錄音錄像,同時該路段安裝有視頻拍攝設備,記錄了因川A57WN8車違法亂停造成嚴重擁堵的有關視頻。

                寧蒗縣公安局交警大隊民警的執勤執法行為在一定程度上存在方式方法欠妥當的問題,對此大隊領導高度重視,嚴厲批評執法人員,并主動聯系投訴者處理其訴求,現已妥善處理完畢:一是瀘沽湖交警中隊長張萬升代表執勤人員就執勤執法過程中的不當行為向投訴者表示歉意,表示下一步會加強規范執勤執法,同時對投訴者一方的交通違法行為表示譴責,投訴者也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并對交警因國慶假期工作壓力大造成的不當行為表示諒解;二是大隊給予投訴者一方600元作為相應補償;三是經過大隊工作人員的合理引導后,投訴者一方已將微博帖子刪除,避免了不良輿情炒作事件的發生。